新闻检索

滥用抗生素时代终结在即

2020/6/2 11:06:23

 随着7月1日的临近,抗生素“限售令”逐渐成为社会的焦点,而将在年内出台的《合理使用抗生素指南》也将为中国尝试解决滥用抗生素这一世界难题提供进一步的保障。
  2004年7月1日,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除了制药企业GMP标准认证在这一天开始强制执行之外,从这一天起,以前可以在任何药店随便购买抗生素也将成为一页翻过去的历史。
  不久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台了被业内称为“289号文件”的“限售令”,要求从2004年7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所有零售药店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能销售未列入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各种抗菌药物(包括抗生素和磺胺类、喹诺酮类、抗结核、抗真菌药物)。
  “国家药监局出台这一措施的大背景,就是抗菌药物的不合理使用,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副秘书长吴明如是表示。
  京沪穗成为“病菌耐药性”重灾区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抗生素可以包治百病,无论是感冒还是咽炎,只要抗生素一入口,什么病都没了。实际上,这是非常错误的观念。”北京大学医学教授吴明说,病人必须要避免动不动就采用药力最强、疗效最广泛的抗生素,这样的后果只能是有助于细菌越变越顽强,病情一旦复发就需要更强的药物才能与之“对抗”。
  抗生素在以前被称为抗菌素,它是某些微生物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物质,用于治病的抗生素除由此直接提取外,还有完全用人工合成或部分人工合成(称为半合成抗生素)的。
  实践证明,抗生素不仅对细菌、霉菌等有抑杀作用,而且对螺旋体等其他致病微生物及恶性肿瘤也有良好的抑杀作用。
  正如抗生素可以挽救人的生命一样,不合理的滥用却能助长细菌产生耐药性。吴明告诉记者,细菌就像人一样,是个生命体,其适应能力非常顽强,第一次用药把它们杀死了,第二次它们就可能只受一点损伤,以后再用药就基本不管用了,“这就是所谓的耐药性。到将来某一天,人们生了病说不定将会无药可救了。”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事实是,目前全球因感染造成的死亡病例中,呼吸道疾病、感染性腹泻、麻疹、艾滋病、结核病等占85%以上,引起这些疾病的病原体对抗生素药物的耐药性几乎是100%。
  统计显示,我国每年有20万人死于药品不良反应。在医学上,他们被称为“药源性致死”。也就是说,他们不是病死的,而是吃药吃死的。在这当中,40%死于抗生素的滥用。该数字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进一步显示,中国住院患者抗生素药物使用率高达8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国家应当建立抗生素储备制度,严格限制其使用,以备严重状况下的使用。”吴说。
  事实上,滥用抗生素并不仅仅是“助长了细菌产生耐药性”这么简单。一位医学专家指出,对于儿童,滥用抗生素还会导致过敏、耳聋,有些抗生素还会对骨骼发育起到抑制作用。由于儿童器官生理功能不成熟,接受抗生素会有更多危险。
  上海市日前进行的一项针对抗生素的调查显示,上海市人群对抗生素的耐药性已经大幅度高出周边地区。在感染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中,80%已经产生了对青霉素G的耐药性。来自上海市某医院临床一线的医学专家坦率承认,现在治疗一些疾病选择药品已越来越难,凯福隆、头孢三嗪等第三代的头孢类菌抗生素的应用已日趋普遍,抗生素品种的选用明显超前。“如果对抗生素滥用再不加以制止,上海将成为继北京、广州之后下一个‘病菌耐药性强’的重灾区。”
  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药理教研室主任杨宝峰曾大胆提出,“非典”的冠状病毒是由于人类滥用抗生素造成病毒基因变异的结果。目前人类滥用抗生素的现象及其造成的危害,间接提示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吴明认为,使用抗生素必须尽量准确判断菌种、剂量、用药时间等,“错一点就会引起不良反应,破坏人体免疫力,诱发细菌耐药。”毫无疑问,现实生活中我们恰恰在这个最需要小心谨慎的用药环节上忽视或漠视了。
  “病人抗生素的使用必须依照医生处方,这在其他国家是个最基本的常识,而且也是从身体健康的长远考虑的。”她提醒说。 
  《合理使用抗生素指南》修改了11遍
  “造成抗生素被滥用的原因,一方面出于患者的错误观念,另一方面也在于国家以前没有意识到其严重后果。”吴明说,针对这一现状,目前卫生部医政司正在起草《合理使用抗生素指南》(以下简称《指南》),今年内有望出台。为慎重起见,已经11易其稿。“这是国内第一个为某类药品制定的指南,也是卫生部首次用行政命令去控制医生对某类药品的使用。”
  不难想像,随着《指南》的出台,医生使用抗生素以及医院控制医生使用抗生素将有一个明确的标准,病人对抗生素的认识也将从理论上得到提升,“滥用抗生素的行为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但是吴明教授认为,把杜绝滥用抗生素的指望完全寄托在国家《指南》的出台,这是不够现实的,“关键还在于确立合理使用抗生素的观念,而合理使用抗生素就是要在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用药。”
  吴说,一般来说,几乎所有临床医师都基本了解抗生素在应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比如β-内酰胺类的致敏性、氨基糖甙类的毒性等等。而合理使用抗生素需要具体病人具体分析,制定出个体化治疗方案,选择针对性较强的抗生素。“合理选用与合理用药是使用抗生素的两个关键问题,绝对没有一个固定方案可以在不同情况下套用。”
  尽管也有人提出,国家药监局的289号“限售令”将给患者或病人带来买药的不便利,同时可能会形成新的垄断壁垒。但是前面提到的那位上海市某医院临床一线专家认为:“‘不便利’的观念是由于人们错误的惯性思维使然,抗生素本来就不是可以随便使用的。道理很简单,滥用抗生素,导致细菌抗药性的增强,结果只会增加看病成本,现在去医院看感冒花数百上千元已经成为常事。”
  专家指出,现在很多人认为看病药越贵越新,治疗效果就一定好,其实不然。对于很多疾病而言,使用普通的药物,其治疗效果并不比高档抗生素差。比如治疗感冒,只要及时调理,不吃药也是可以康复的,使用青霉素治疗最多花费上百元,而使用高档抗生素至少要上千元;治疗慢性病高血压,许多非常便宜的药品疗效非常理想,像一两分钱一片的复方降压片,治疗高血压效果就不错,但如果使用一些新药治疗高血压,每天的花费就要以数十元甚至百元来计算。
  “‘限售令’会不会形成新的垄断壁垒,关键在于操作层面上的技术问题。但不管怎么说,国家在单个药品的管理上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这绝对是好事情。”吴说。
  其实,抗生素滥用是个世界性难题。治理抗生素滥用,除了与传统观念发生碰撞外,更会直接触及到医药购销及医疗体制的深层次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限售令”中规定凭医生处方才可以在药店买到抗生素,暗合了国务院《关于城镇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关于医药分家的理念,这进一步表明了国家医疗改革的决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谁在滥用抗生素
返回列表页
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