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谁在滥用抗生素

2020/6/2 11:20:33

家住福州的患者李某,因患急性阑尾炎今年4月份入住福建省某三甲医院,采用保守疗法。李某住院19天,共花去医疗费1.3万元,其中抗生素费用就达8344元,占总医疗费用的63%。
  福建省医保中心在抽查该患者病历时发现,该患者住院期间在血常规正常,体温正常,腹部无压痛、反跳痛的情况下,被医院要求连续使用抗生素药舒普深达9天之久。
  在福建,像患者李某住院后被医院滥用抗生素的事例绝非少数。 
  福建省卫生厅曾对省、市、县三级40多所医院做了调查,住院患者抗生素药物使用率高达7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最高标准水平。抗生素类药品使用量占医疗机构用药总量30%左右,而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比例只占50%~60%。 
  抗生素药物使用率过高不仅导致医药费用的急剧上升,也给临床治疗带来严重的后果。 
  福建省协和医院调查171名住院老年病人并发真菌感染与抗菌药使用的关系,并采用药物利用指数(DUl)和限定日剂量(DDD)分析,结果表明广谱抗生素联合应用易合并真菌感染,二联及三联以上抗菌药物组合并真菌感染占67.43%,明显高于单药抗生素组28.3%的水平。 
  记者日前在福州市儿童医院采访,发现就诊儿童70%以上都在输各种类型的抗生素药。该院急诊室几名医生无奈地说,由于滥用抗生素,现在的儿童呼吸道、消化道感染发烧,仅靠吃药、打针很难在短期奏效,往往需要输大剂量抗生素方能见效。 
  据卫生部统计,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或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因此造成的肌体损伤以及病菌耐药性更是无法估量。 
  “利益链”使医院、医生和供货商都患了抗生素“依赖症” 
  “如果医院不正确使用抗生素,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福建省医学研究所主任徐榕青这样表示。据他介绍,临床上已知的抗生素毒副反应已经很多,如致聋、过敏性休克致死、四环素牙等等。现在滥用红霉素、头孢类和喹诺酮类抗生素,以后出现什么后果谁也难以预料。 
  据统计,目前80%以上的药品都是通过医院卖给消费者的,所以医院和医生成为滥用抗生素的“祸首”。 
  为什么医院和医生对抗生素如此“厚爱”呢?因为背后隐藏着一条惊人的“利益链”,抗生素撑起了医院与某些医生、销售人员的腰包,使医院、医生和供货商都患了对抗生素的“依赖症”。 
  据业内人士披露,抗生素是当前医药市场的“暴利之最”,通常利润率为20倍。从2003年6月中旬开始,国内青霉素原料药的价格就已经开始回落,国际抗生素原料市场价格也不断下降。欧洲最近抽样调查的100种发酵抗生素与合成抗生素中,95种的价格均比1995年下降2/3到4/5。 
  因此,我国抗生素药品价高主要是其药品回扣、返利等非成本因素带来的。据业内人士披露,抗生素的回扣一般都高于30%;有些医生拿回扣的数目惊人,一些重点科室的重点医生每月仅拿药品回扣就超过万元……上述费用最终都得由患者“埋单”。 
  据福建省相关部门统计,全省三级大医院每年的抗生素销售金额占所有药品金额的40%~50%;二级和基层医院所占比例更高,达到了60%~80%。 
  由于抗生素利润节节高,药厂也一拥而上,纷纷投产抗生素。据了解,我国目前的6000多家药品生产企业中绝大部分都生产抗生素。抗生素品种繁多,政府在发布降价药品时仅用化学名称,而不用商品名称,不少人由于分辨不清,丧失了购买其他降价药品的机会。如国家公布降价药品的名称为羟氨苄青霉素,可是百姓知道的却是阿莫西林、广林、益萨林、阿莫仙等等,根本不知道它们其实就是羟氨苄青霉素。少数企业为了生存,还通过送回扣、打价格战、在产品说明书上少讲药品副作用和不良反应等方式,千方百计将抗生素卖到消费者手中。 
  面对抗生素的滥用,福建省医药专家呼吁,国内应出台抗生素使用法规,确保人民用药安全。


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