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消失的微生物》拉响了警钟

2020/6/2 11:23:28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胖?为什么青少年糖尿病越来越多、发病年龄越来越小?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患上了哮喘、过敏性鼻炎以及五花八门的食物过敏?是谁伤害了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受到各种疾病的困扰?种种“现代疾病”背后是否有一个共同的“罪魁祸首”?
       过敏体质的孩子越来越多了,这给患儿和家长带来很大的麻烦。没想到孩子的过敏性还能与抗生素扯上关系。抗生素是用来杀灭体内的感染的细菌的,但常常把它当做“消炎”药,无论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甚至没有感染也用。不熟知,抗生素的滥用会严重伤害到我们与我们人类协同演化了数十万年之久的“微生物朋友”,特别是在我们的孩子们身上。
       在《消失的微生物》里,作者--美国总统顾问著名科学家马丁•布莱泽认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由于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我们在不经意间已经伤害了与人类协同演化了数十万年之久的“微生物朋友”,特别是在我们的孩子们身上。这扰乱了人体内微生物的稳态,打破了人体与微生物之间的平衡,进而危害了我们孩子的代谢、免疫和认知能力。
       母亲是伟大的。因为,我们从妈妈那里得到的不仅仅是一半的染色体和线粒体里面的遗传物质,更有充满浓浓爱意的血液。出生以前,我们通过脐带得到妈妈血液提供的营养,出生以后,我们是带着妈妈给我们造好的有着各种保护性抗体的血液面对陌生的世界。所谓“血脉”相连,不仅仅是指一个家族的遗传基因在世代之间的永世续传,也需要包括母亲的血液向后代的传递。
       不过,如果你认为母亲的血液只要把充满了保护性的抗体传给后代,就可以保证自己的孩子健康,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血脉”之外,母亲传给孩子的还有一种可以称之为“菌脉”的东西,它们就是由母亲直接传给刚出生的孩子的友好细菌,没有了它们,后代的健康将会遇上巨大的风险。
       原来,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特别是肠道里,生活着大量的多种多样的微生物,主要是细菌。它们的细胞数量可以有我们自身细胞的10倍之多,而它们编码的基因数量可以是我们自身基因数量的10~100倍。因为有这么多的细菌生活在我们的身体里,所以,1958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里德伯格把人体称为“超级生物体”。
       这些细菌大部分是友好的,可以帮助我们抵抗病菌的入侵,可以帮助我们消化食物,可以给我们合成维生素等必需的营养素,可以调节我们的免疫系统帮助我们战胜癌细胞,等等。因此,没有了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友好细菌,或者,菌群出现了结构失调,一些可以产生毒素的有害细菌占了上风,本来应该是健康伙伴的菌群就成了让人健康受损甚至罹病的罪魁祸首。
       超级生物体的构建非一日之功。我们在母亲子宫里时是没有这些细菌的,它们是我们出生以后才开始大量进入我们的身体,慢慢学会与我们的免疫系统和平共处,最后成为一个像热带雨林一样的复杂的生态系统,终身陪伴着我们。
       新生儿的肠道营养丰富,是一片非常肥沃的土壤,这时候,免疫系统也还没有发育,因此,谁先进去,谁就会先定居,先繁荣起来。另外,新生儿的肠道是开放的,氧气很多,这样的环境是不利于大部分友好细菌的,因为它们是所谓的“专性厌氧菌”,根本见不得氧气,一遇到氧气就死掉了。而很多病菌是不害怕氧气的,因此,如果它们先进入肠道就麻烦了。
       不要担心,为了保证最先进入新生儿肠道的是友好细菌,而不是乱七八糟的杂菌甚至病菌,大自然早有安排。怀孕的女性,会向阴道里分泌大量的糖原,把一些叫做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的友好细菌养得多多的。另外,她们肠道里的这些友好细菌也开始进入血液向乳腺转移。完成这些友好细菌的“菌种”准备以后,妈妈就可以让孩子出世了。
       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可以被看作是“先锋细菌”,因为,它们不害怕新生儿肠道里的氧气的毒害。这些细菌能产生很多的乳酸和乙酸,让肠道变酸,不利于病菌的生长。因此,它们还可以被看作是“基础物种”,像森林里的大树一样,它们长得很多了以后,会创造一个独特的环境,让“森林”里喜欢这种环境的植物和动物长起来,而乱七八糟的物种就长不起来了,“森林”就能长久地维持下去。

       随着这十几年对人体共生微生物研究的不断深入,新生儿早期菌群建立对孩子一生健康的影响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母亲在生产前后几个小时之内通过产道和母乳传给孩子的最早的友好细菌对于保证孩子建立健康的菌群是至关重要的。由于这些细菌是世世代代通过母亲传给孩子的,一直与这个家族在一起共同演化,维护大家的健康,因此,在“血脉”相传之外,把这友好细菌的“菌脉”传给孩子,对于一个家族世世代代的健康是非常关键的!


马丁的书出版以后,马上就寄给我一本。我接到以后手不释卷,一气读完,随后又反复阅读,出差也常常带着。这本书无论于我的研究,还是于我对健康的认识,都令我受益匪浅。

       所以,当有一天,马丁突然给我发来一句话的电子邮件,说:立平,我在非洲,长话短说,中国一家出版社要出版我的书的中文版,请你给中文版写个序言吧。我欣然应允。因为我认为,这本书,值得每一个医生阅读;这本书,值得每一个家庭收藏。
       唯有此,我们才能在抗生素、剖宫产和奶瓶喂养的泛滥把大多数中国家庭的“菌脉”割断之前,从源头上帮助拯救全民族的健康。

是为序。

赵立平于上海

2016 年

2015《时代》周刊全球影响力100人,美国总统顾问马丁·布莱泽的盛世危言。谁杀死了不该消失的微生物?肥胖、哮喘、糖尿病和自闭症为何蔓延?是谁伤害了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受到各种疾病的困扰?“超级细菌”来临,我们该如何应对?关于人类微环境的《寂静的春天》,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倾情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