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中国每年有八万人死于抗生素滥用

2020/6/2 11:21:20

 中国每年有8万人死于抗生素滥用!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抗生素的负作用会使身体器官受损,而且滥用抗生素将会破坏体内的正常菌群,使病菌耐药性增强而导致疾病无药可治。
  一上来就用高档的抗生素
26岁的李小姐结婚才一年多,老是出现泌尿系统感染。最开始发生尿频尿痛时,她去看医生,医生问她是自费还是报销。在外企工作的李小姐可以报销90%的医疗费用,所以平时看病都不计较开进口药还是国产药:“没关系,你就开好一点的药吧。”
  于是,医生大笔一挥就开了三盒抗生素××胶囊,一盒六粒二十多元。李小姐回去一吃果然就把感染控制住了。但没过多久,李小姐又出现了同样的症状,这次她“聪明”了,不用去医院排队挂号,自己把上次剩的药吃了,病又好了。
  李小姐如此操作三四次,就发现药不太灵了。
  后来,李小姐去找了一位做医生的朋友。朋友一看就皱眉头:“怎么一上来就用这么先进的抗生素?”他告诉李小姐,医生给她开的这种药,是一种广谱抗生素,就是不管你是什么细菌造成感染,用这个抗生素基本都能抗感染。
  李小姐的经历许多人都有过,一位医生说:“这就是典型的滥用抗生素,
  每年8万人死于抗生素滥用
  广东省药品不良反应中心主任郑彦云称,目前国内每年有20万人死于药品不良反应,其中又有40%死于抗生素滥用。
  国际上一组最新数据可见一斑:目前世界各国住院病人药物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0% -20%,其中的5%出现致残、致畸、致死、住院时间延长等严重后果,住院死亡人数中有3.6% -25%是吃药吃死的牗药源性致死牘。郑彦云认为,保守地估计,药源致死的国内住院病人至少在20%以上。
  一开始就选择高档、先进抗生素的结果就是细菌们对抗生素越来越有“抵抗力”了。广东省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赵香兰教授举了几个例子:
  喹诺酮类抗生素进入我国仅仅20多年,耐药率已经达60% -70%;
  肺炎链球菌,过去对青霉素、红霉素、磺胺等药品都很敏感,现在几乎“刀***不入”;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除万古霉素外已经无药可治;
  曾使肺炎、肺结核的死亡率降低了80%的大环内酯类抗菌药现在是70%肺炎球菌耐药。
  大量耐药菌的产生,使难治性感染越来越多、治疗感染性疾病的费用越来越高。临床上很多严重感染者死亡,多是因为耐药菌感染,抗生素无效引起的。
  与细菌对抗生素迅速产生的“抵抗力”相对应的,是研究开发一种新抗生素时间的漫长。据悉,医学工作者开发一种新的抗生素一般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而一代耐药菌的产生只要2年的时间,抗生素的研制速度远远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
  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大国
抗生素滥用问题已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全球因感染造成的死亡病例中,呼吸道疾病、感染性腹泄、麻疹、艾滋病、结核病占85%以上,引起这些疾病的病原体对一线药物的耐药性几乎是100%牗这也是最近肺结核在世界一些国家死灰复燃的原因之一牘。
  而与世界其它国家比,我国已成为抗菌药使用大国。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使用量、销售量列在前15位的药品中,有10种是抗菌药物,我国住院病人抗菌药物的费用占总费用的50%以上牗国外一般在15% -30%牘。 WHO 的最新资料也显示,国内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占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
  滥用抗生素的几大误
区误区一:抗生素就是消炎药,牙龈、咽喉、扁桃体,什么发炎、头痛脑热都可以用。
  专家:抗生素仅适用于由细菌和部分其它微生物引起的炎症,而对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病毒引起的炎症,如病毒性感冒等炎症就没有效。对麻疹、腮腺炎、伤风、流感等患者给予抗生素治疗是有害无益的。而引起“头痛脑热”最多的咽喉炎、上呼吸道感染者90%以上由病毒所引起,用抗生素也是无效的。
  误区二:越贵的抗生素越能“杀”细菌。
  专家:抗生素的确有低档、中档和高档之分,临床上叫“窄谱”、“广谱”。窄谱就是应用范围窄,针对某一种或某一类细菌的,广谱则对各种类型的细菌都有效,不过广谱药的耐药细菌更多,不良反应也相应增多。
  另外,“药品越贵越好”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其实每种抗生素优势劣势各不相同,一般要因病、因人选择。
  误区三:抗生素用的种类越多,越容易防止细菌漏网,从而更有效地控制感染。
  专家:临床没有明确指征不宜联合应用抗生素,不合理的联用不仅不能增加疗效,反而降低疗效增加不良反应和产生耐药性机会。过多的药物联合应用可引起或加重不良反应,用药种类越多发生率越高。
  医生、患者、厂家、商家“合谋”
  滥用有专家在检讨目前造成我国抗菌药物滥用的主要原因时,认为除了作为“治病救人”的医生难辞其咎外,患者、商家、厂家在这场“社会灾难”中也扮演了不可忽视的角色。
  一是医生的错误做法既有医生业务水平局限的因素,也因为受到患者的压力因素,病人要求使用抗菌药物、用新药、贵药、要求多开药、开好药等;此外医生出于对治疗效果的担忧,如希望一次或一针必须治好病,怕出事担风险,也倾向用抗生素。
  还有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在目前国内医药不分的情况下,一些医院和医生靠销售药品的收入维持生存,或要获取药品“回扣”,也导致多开药开贵药。
  记者随机对广州部分平价药房做了调查,发现大多数药房实行的“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开销售仅流于形式,药房对消费者购药都是“来者不拒”————市民在处方药柜台可随心所欲买到任何级别、任何用量的抗生素,药店里担当“用药指导”的驻店药师除了推荐消费者多买药外,没有一家药房的药师发出“一定要按量、按医嘱服药”忠告和建议。
  而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目前许多药店里的营销员药品销售的提成远高于工资,为了多卖药,谁也不会主动向购买抗生素的消费者提出“出示处方”的要求。
  有人统计,现在药店销售人员70%以上没有经过正规的医药知识培训;而80%以上的购药者会向药店销售人员咨询,其中大多数最后会采纳其意见选药。
  由于平价药房的普及,在我国一些城市,80%的家庭小药箱内都有抗生素储备,人们习惯一有头痛脑热或喉痒咳嗽就自用抗菌药物。
  药品生产和商业企业的“混战”也为抗生素“流行”造就了条件。
  目前我国药品生产企业有四千多家,流通企业有数万家,而国内企业生产经营的抗生素大多是“仿制药”,重复生产严重,如“阿莫西林”一种,国内生产的企业就超过100 家,“先锋”的生产企业就超过200 家,这就直接导致药品流通渠道混乱、无序竞争严重。
  儿童是滥用抗生素最大受害者
广东医学会儿科分会会长李文益教授说,儿童是滥用抗生素恶果中的最大受害者,首先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导致儿童身体里面细菌耐药率增高。
  其次最严重的问题是,由于儿童身体内的各种器官发育还不成熟,而抗生素本身的毒副作用和杀灭人体正常菌群的危害性,很容易残害或者潜在地残害儿童的身体器官。
  再次,对儿童滥用抗生素,最恶劣的影响是造成儿童体内正常菌群的破坏,降低儿童机体抵抗力,进而引起二重感染。
  还有,滥用抗生素增加了药物引起人体过敏的机会。如最近新华社的消息,儿童哮喘病的增多,就与滥用抗生素有很大关系。
  抗生素滥用无法监管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处处长颜敏日前表示,要明确责任的归咎问题,首先要划清药品不良反应和医疗事故、药品质量事故的界限。
  假劣药和医生违规超范围用药,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药品管理法》以及《民法通则》等“紧箍咒”管理。而药品不良反应是医学科学发展水平的限制和用药人之间的个体差异导致的,不是由审批不严、药品的质量或医生的处方有问题造成的,国内医生普遍存在的“合法不合理”滥用抗生素情况,国内至今无法规监管,全靠医生凭良心、水平和自律约束。
  但是,在我国,对付抗生素滥用的一些措施也在逐步实施:明年7月1日起,未列入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各种抗菌药,在全国范围内所有零售药店必须凭执业药师处方才能销售。
  专门针对抗生素使用临床监管的相关法律也正在酝酿出台。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页